无肉之祭

标题字面意思【。

BG+BL!

BG+BL!

BG+BL!


“决不。”

贝克看看扎雅,扎雅看看贝克,两人一起看向笑眯眯的哈索尔。

“我的女神,太阳之下没有谁像您与天空之神一样光辉、一样相爱了。您是埃及唯一期盼的王后。”扎雅继续编着哈索尔茂密的黑发,因为惊讶在垫子上跪的愈发笔直。

“你们爱我。”

“是的。”

“所有心无所属的人和神都爱我。我怎么能为了一个荷鲁斯让他们伤心。”

没有给他们继续劝说的机会,哈索尔坐起来让侍女们披挂一件又一件华丽的珠宝。贝克赶紧拉着扎雅离开喷泉避让这些高大的女神。“她说不要就是不要。你不知道她多会说服别人。”

“荷鲁斯怎么办?听到拒绝会有多难过?”

“他才不会难过。喝几天酒,飞到冥界杀几个恶魔,又是我们自大的国王了。”然而贝克无法不回忆起陵墓里蒙着黑布的荷鲁斯,仿佛能闻到他深深颓败的酒气。一个痛苦的神竟然会比他高高在上的样子还叫人不舒服。

扎雅也没有被安慰:“可怜的荷鲁斯。如果有任何我能为他做的.....”

“你已经为他做了很多啦。”贝克嬉笑着亲她的脸,“你把我送去拯救他。”

扎雅忽然捧住他的脸,双眼发亮,贝克几乎要被她吓到了。“扎雅?”

他得到一个深深的拥抱,扎雅把脸埋进他的颈项,声音恢复了欢快:“我永远爱你。我的一切都可以献祭给荷鲁斯,而我的爱属于你。”

他感动的抱紧了扎雅。

如果当时留心,他就会发现扎雅的神情与从前他偶尔带肉回来的日子她坚持以一半献祭荷鲁斯如出一辙,可是他丧失了警惕,听话地带着她的礼物去安慰荷鲁斯。

礼物。

扎雅为什么觉得应该送给荷鲁斯一瓶橄榄油、一件琥珀做成的、光滑的、细长的、柱形的——?

他看看荷鲁斯,荷鲁斯看看他,人和神一起看向笑眯眯的扎雅。

“天空之神,您忠诚的信徒献祭于您。”

荷鲁斯若有所思地走下王座:“接受你的献祭。”

“等等,扎雅——!”贝克后背一紧急速升空,朝他挥手的扎雅越来越小,越来越小。

看不见了。

这就是贝克为什么会躺在软的要把他吸进去的床单上却无暇感受,牙关紧咬,双手攥拳,努力不让自己哭鼻子。

“不,不对!”

“别乱动!”

贝克一下撑起上身:“用刀我还能死个痛快!你根本就不会!”

“我不会?我?一千年前女神们就称赞我的温柔和强壮!”

“我只是个人!睁开眼睛看看!”

“凡人侍女也不像你这么扫兴!”

“女人柔软多了!而且她们哪一个不崇拜你金灿灿的翅膀,要是看过你被车轮大的石头砸脑袋的蠢样她们还会忍受你吗!”

“没有人'忍受‘什么!是你太紧张了!”

“你倒是自己试试!”

“你以为哈索尔有没试过的招数吗?!”

“那还让我来干什么!用别人用过的招数?!”

腿上一滑,荷鲁斯毫不意外地发现琥珀器具已经随着两人对吼掉出来,之前漫长的工作都白费了!耐心从来都不是他的美德之一——金光随着他的怒气流遍全身,像太阳忽然在房间里炸开:“这个没人试过!你想要吗!”

贝克被闪得什么也看不见,然而翅膀带起的风声清清楚楚,身上的躯体一下变得更重,金属紧压上皮肤,鼻子里的呜咽再也忍耐不住:“对不起!!!我错了对不起!!”自己的哭声太丢脸了,然而越羞愧眼泪越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错的…是我。”

翅膀和金光消失无踪。荷鲁斯颓然坐到地上,“我很抱歉,你走吧。”

贝克揉着眼睛从指缝间看过去,天空之神的脸半埋进手掌、金发挡住了另一半。

他绝不该如此失落。

好吧,还能丢脸到哪去呢?

贝克咬着牙抓起琥珀和橄榄油,“我自己的手灵巧多了!”

第二天在花瓣和歌声中醒来的贝克才知道什么叫丢脸。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