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当之礼

镶嵌着黑曜、青金、绿松的首饰,珍珠串成的衣衫,象牙长矛,乳香和肉桂多到他鼻子发痒。

加冕仪式被荷鲁斯的哀悼推迟了,诸神显然急于把劫后余生的喜悦发泄在贝克成为国王顾问的庆典上。他在梦里都不曾见过这样堆积成山的礼物。连托特都纡尊降贵亲手递给他一本书:“百分之一,这份抄本记录了我百分之一的知识,足够你微小的脑子读到来世了。”

“深感荣幸智慧之主,但睿智的您看不出这份礼物有什么不对吗!“

“我的礼物完美无缺。”托特不屑地看着贝克张开双臂抱住书脊,被压得摇摇晃晃,“是你的手太小了。”

“对啊,您的观察力就和天空之神一样敏锐。”

“而我的工作十个荷鲁斯也代替不了,享受你的宴会吧,我要离开了。”挥挥背后那只手,托特的身形消失在同样高大的神躯之间。一群傲慢的混蛋,忙着饮酒作乐,甚至有几个现出原形跳舞,没有谁费心担忧他们庆贺的对象快被压扁了。

扎雅跑过来救了他,贝克皱眉看着她的腰,腰带一样缠了几圈的链子本来是条项链。

“找金匠重新串一条就好啦。高兴点,每件首饰都能打成好几件呢。”扎雅摸摸他的头。贝克撅起了嘴,“这些礼物一点意义都没有,他们根本就不关心凡人。”

“原谅我的同胞考虑不周,他们不擅长跟凡人打交道。”奈芙蒂斯飘然而至,不顾丝绸裙摆洒落一地,蹲下来让自己与这对小生物平视。贝克和扎雅急忙行礼。

“但每一个神都发自内心感谢你。没有你的勇敢和忠诚就连伟大的天空之神也不能拯救我们。”

奈芙蒂斯优雅地一低头。“在此献上我的礼物。”

巨大的羽翼从女神背后生出,末梢几乎触及神殿高大的穹顶,翼骨翩然覆地。

守护之神不可摧毁的黄金双翼,一度为赛特夺走,从拉神的太阳之火中保护了他。

现在翅膀的主人亲手揪下一片羽毛递给贝克。凡人着迷地看着它在手中由活物变成黄金,尾部一层青,一层蓝,仅仅捧着都能感觉其中蕴含的力量。

“送给我? 不可思议!”

“将它带在身上凡人的刀剑无法伤害你。你是唯一一个得到它的人。”

“衷心感谢您,这是我今天收到最好的礼物!”

=====

宴会还在继续。哈索尔本应是这种场合的焦点,但她....

荷鲁斯收回目光。

风从四面八方吹起白色的帷幔。这是神殿最顶层,空空荡荡,只有他自己。换成以前的荷鲁斯也许早就加入欢宴,现在他只想独处,在父母曾经居住的地方,在他曾经以为自己登基后一家人继续生活的地方...那些连拉神也无法挽回的日子他竟当作理所当然。有多少时候他本可以陪伴父母,却在大醉中度过了?

只剩加冕前的半个月让他怀念过去,饱受磨难的埃及急需一位新王。

他用全视之眼翻了个白眼。

“你应该走楼梯。不是窗户。”他收着绳子把贝克提上来。“或者比起顾问你更想当个小偷?”

“你的楼梯有一万级那么长!不,两万级。你为什么还不下去?酒还有很多,太多了,很多神都喝醉了,我怕他们醉倒压死我。荷鲁斯你一定要看看那些礼物,太荒谬了,倒不是我不喜欢金子和宝石,可托特一定故意——哦,谢谢。”贝克几乎把头埋进荷鲁斯的水杯里。

“我很早就发现礼物通常华而不实。谢谢,我不想下去,但宴会上发生的一切都能看见,比如你觉得醉酒摔下外墙很有意思。清醒点了吗?”

“你会接住我。”贝克冲他笑,发梢还滴着水。“像赛特把我摔下去那次一样。”

荷鲁斯看了看他,柔声回答:“让我们尽量别重演一次吧。”

“所以,你喜欢这个宴会。”

贝克跟着他离开露台,以一贯的敏捷跳上桌子。“很新鲜,我以前没当过顾问,更没被这么多神祝贺过,虽然他们都是混蛋。宴会,当然参加过,为了拿走一点多余的财富。”

“希望你今天没重操旧业。毕竟他们都主动奉上了。”

“别提礼物,他们太过分了...不过你都知道。只有一件特别珍贵,是别人得不到的宝贝。于是我想你还没送我礼物呢,刚好你有我特别想要的。”

“我让你当上了首席顾问。要学会知足,凡人。”荷鲁斯把“凡人”咬得跟“混蛋”一样重。

“我当顾问是在帮你的忙,天空之神。”

“哈。”

“就是。”

“也许你有那么一点,一点点的帮助。”

“你没我不行,礼物?”

荷鲁斯摇摇头,再点头,“想要什么?”

======

夜晚如期而至,阿波菲斯,这贪婪愚蠢不知餍足的怪物也会降临,遗忘前一夜被太阳之火灼烧的痛苦,朝埃及张开层层尖牙。

而拉会驱逐它,夜夜如此。

然而这份活越来越吃力了。拉抹去汗水坐下,阿波菲斯哀嚎远遁之后本来是难得的休息时间,现在他却要修船,收集散落的生命之水。赛特那个小崽子,对他的父神毫无敬意,烧穿拉的船就跟刚出生时咬伤拉的手掌没两样。起码那时小崽子能逗得他发笑,跟欧西里斯在万物之源上追逐,干扰他的工作。豺头撞进拉怀里,拉的手臂颤抖,所以高山有了起伏,欧西里斯想为弟弟补偿父亲,试图挥洒河流,造就了河床弯弯曲曲的轨迹....

拉不觉闭上了眼,睡眠拉扯着他。

但他不曾放弃警戒,即使在睡梦中。不用睁眼他也知道耳中传来的异响并非阿波菲斯。响动越来越近,他大概知道是什么了,只是不愿睁眼——

“再近些!”

“不能再近了!你只有一片羽毛!”

“那就再高!从上面看看太阳!”

“别勒我!”

拉阴郁地睁开眼睛,脸上的肌肉抽紧。

“奥西里斯,这就是你为埃及,为我选择的继承人。”

万物之源行驶在无边黑暗里,拖拽着永不熄灭的太阳,而紧随其后的那点银光毫无疑问属于拉神唯一活着的血亲,埃及的新王。

拉看看甲板,还有一半方尖碑没来得及重建,他的孙子还在和凡人愚蠢地喊叫。

烈火顺着长矛喷薄而出,越过太阳击落那点银光。

“上次就该摔得再重点!!学会尊重!你们两个!”

评论(3)
热度(11)